#95 你

 

天黑了回家的路上,

我又開始想你了,

車上寧靜得寂寞,.

瑟縮在車內的一角。

到底你會在哪里,

在商店還是在家里,

到處沒有你的身影,

我在哭泣你知不知,

我又開始想念你,

尋尋覓覓路中心,

一生一世的誓言,

我又怎麼會捨棄,

真的發現你已離去,

伸盡手臂也阻不住,

一點一點深陷在你的回憶,

我也失去愛上他人的力氣。

#96 漢尼里拉偶拾

 

他, 蹲在蝸居角落,幾十年了。

漢尼里拉,市集。孤獨的他蹲在他跟前。

" 為什么只賣一件木製品? "

" 那不是木製品! " 二十多, 棕黑结實,可眉眼不笑。

"那是??"

" 我畢業呈交的作品, 不過, 通不过評審。他不長進, 我很難过。"

" 多少錢?"

" 五塊。 美金。"

翌年, 我再訪所羅門群島。聽说他離開了首都漢尼里拉, 回到偏遠的家鄉小島。 荒村客路, 歲月無情! 加拿大格外乾燥, 他頭上平添了裂縫;我頭髮也所餘無幾!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註 Honiara, 妄譯漢尼里拉,南太平洋島國所羅門群岛首都

#97 他與他

 

他牽著我的手走進遊樂場,陽光,笑聲,旋轉的木馬。

他自豪又無奈地在我99分的試卷寫下:“老是粗心大意”。

他一身戎裝的黑白照掛在墻上……

他拿起成績單,爽朗地笑:“小姑娘,不錯。”

他拖著行李箱,在大學宿舍門口:“想家了,打個電話。”

他挽著我走過紅地毯:“哭鼻子了,回家來。” ……

風起,擺上異鄉的花旗參糖。媽媽恬靜微笑著,如往,他與他伴在左右。

裏頭的她,外頭的我,還有——最美滿的兩份愛……

#98 真無票

 

粵劇折子戲,憑票免費入場。

我無票。

戲場,495大堂位;101樓座位。

開演前,主辦會發所有未被認領,和不能來的戲票,經常以大堂票佔多。我想我運氣不錯,因為附近同時有另一演出。

如期,多人與我一樣找票。

“戲票,誰?”

“老太,你手中已有。”

“朋友哪。”

討厭和長者爭先,結果我無份。

節目開始了。

”给你,是樓座。“

我急上樓。哦,樓座只一半滿。

哦,我可能是少數的真無票,其他是尋求座位升級.

+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