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157 來與往

 

〝徐先生嗎?你好,我是Mark。〞

把大門打開,引着客人走進大廳。

〝屋主已經搬了,隨時可以搬進來的。〞 我的普通話半鹼不淡。

〝八千呎的大屋在這區賣五百萬加幣已是很平宜! 〞

徐先生:〝看來小了一點,不像有八千呎,你跟屋主說平一點,下個月我有朋友來賣屋,我給你介紹。〞

〝下個月我會與太太移居西安,打理她的家族生意。〞

〝如果到時還未起行,介紹我的太太給你認識,她的老家也是在西安。〞

#158 同車共濟

 

小汽車上各部份正互相爭辯開了。

「我力大無窮, 驅車而行, 我是老大。」引擎說了。

「我運轉如飛, 載車而行, 我才是老大。」輪胎不甘示弱。

「我善辨方向, 領車而行, 老大非我莫屬。」駕駛盤也來一手。

車主人聽了, 說:「別吵了!都是一輛車上的,各有所長, 缺一不可, 如同兄弟。必須無分彼此, 通力合作, 同車共濟, 到達目的地。」

#159 五十

 

驀然回首,已是年屆五十,雖然不大形於外,但卻頗為感於內。發現自己開始想當年、懷舊事,希望時光機真的存在,回頭再走一次。又有多少次轉身便忘了究竟原先想做什麼呢?不僅腦袋在變化,四肢五官,以致心肝脾肺腎也急不及待地發出警告信號,務求嚇你一個魂飛魄散。可真令人頹喪! 不行,應該五十而立,自我鞭策,來一次最後衝刺,向人生挑戰。

#160 一个人的我依然会微笑

 

泪水在她的眼眶里徘徊,却不肯掉下来。

她瞄向对方的双眸,尝试露出一抹灿烂的微笑。

对方还给她一个会心的笑脸。

鼻尖微酸,她开始诉说她的故事:

“你知道为什么我是一个人吗?

明知他的计谋 我还是给予他信任

得到的,却是利用和欺骗

他拿走了钱

却留下我一个人。。。

不过我还是很高兴!

因为那是他想要的” 抹去泪珠,她伸手去触碰对方,

指尖碰到的,是一面冰凉的镜子。

#161隔世

 

在深切病房內,妻子忍著淚水鼓勵丈夫,努力堅持下去,不要放棄。每天她和兒子都風雨不改,悉心地照料他。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,她和兒子也相繼老去….. 某天,他的手指開始慢慢地郁動起來。朦朧間,一個似曾相識的婆婆和她的兒子正坐在床邊,緊緊握着他的手,婆婆開心地對他說:「阿爺,你終於醒啦!」

#162 不凋零的花

 

得知母亲病逝的消息,她紧紧拽住手中的信。 回到村里一切都变了。唯有远处那棵开满红花的树,是她从小辨认回家方向的标志。处理完母亲的后事。她突然想到了什么:爸,咱家院里的树不是夏天才开花吗? 父亲盯着母亲的照片:你不在一年,你妈就绣一朵花挂树上,她怕你找不到回家的路喽。

+20

+10

+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