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1 停电也有感动

 

吃了两口凉面包,桑尼就出门了。十冬腊月的多伦多又停电了,一大早,十字路口一片灰色。站在路边,桑尼看到,虽没有交通灯和交警,但车们东西向走两辆,南北向接着也走两辆,秩序井然。桑尼正感叹,忽见四边的车都停着不动,原来,大家在给她这个行人让路,桑尼突遇这杨的礼遇,心头一热,赶紧小心翼翼地过了马路,之后,她站在路边,向车们行注目礼。

82 洞悉

 

在路旁等候的士歸家,耳畔忽地響起聲音:[先生,我遺失了錢包,可否給我一些錢乘車回家?] ,原來身旁來了一婦人。我打量着她,衣着尚算整齊,薄底鞋,頭有髮夾,身上散發複雜氣息 ―― 汗液混和廉價香水味、隔宿酒氣夾雜煙味、臉色暗灰、眼神閃爍中帶一點狡獪;我心中盤算着,便問她家住何處?回話後我說我亦是朝那方向去,不若就順路送她一程吧!她回答說不用了便急步離去。

83 一块钱

 

每天下午5点左右,有个乞丐来店里买酒再加一盒烟。买完东西不走,赖着说上几句话,再换一堆零钱。每回来,总买四听啤酒,拿着一个站在门口开喝,有人经过时,马上打招呼“你有一块钱吗?”一天,他兴奋地进来对说”我太爱他了,他给了我一块钱“。爱来的好容易,好直接。乞讨是他的工作,施舍的人就是他的客人。他真的很爱那些施舍的人们。

 

85 起舞

 

燈光搖晃,沒想到竟這麼近。幸運最終降臨我身上。

「能請你跳舞嗎?」她略略點頭,兩道身影在燈影下跳動,空中飛舞,一切都如夢似幻,他露出了久違的笑容。

 

起動的身影二合為一,夜幕低垂,該又是一段美好的時光。風吹來,夜更黑。

 

「終於打死你們了!」男人樂滋滋的道,手掌緩緩升起,黑影下兩隻蒼蠅躺於血泊裏,再無力起舞。

86 重遇

 

請問你是芷君嗎?

抬頭一望,眼前這位女仕很面善,但又記不起她的名字.

她說:我是瑪琍,以前在老虎公司工作的.

 

從沒想過以前在香港工作的舊同事,竟然可以在十萬八千里外的多倫多再次遇上.

 

這已是多年前的事了.但在之後的曰子裹又再給我遇上多位舊同事. 當天移民,為的是能帶給子女好的教育制度及生活環境.估不到因為移民而帶給我重遇的意外收穫.

87 守望

 

今春少雨,爹犁地时很吃力气。

茂打了几次电话说不让种地。爹有肺病。

“庄稼人,让地荒着?”爹问

茂是大哥,在京做大生意。请爹去住,几天就回来了。爹说享不了那福。

村里的年轻人都走光了。老二盛没走。说要留下照顾爹。爹老得去医院, 家离不开人。

盛也帮村里其他的老人孩子。地里的活计也多。一天到晚忙。

“你哥就是比你有出息!”爹咳嗽。

盛笑,往爹的面碗里放了一只卧底蛋。

+20

+3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