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75 盧師傅

 

呼啦啦,盧師傅拉上鐵門,將白毛巾往肩上一掛,小店的圓桌上放著熱騰騰的四菜一湯,三個伙計,等著師傅坐下.盧師傅夾了一口菜給大毛,大毛畢恭畢敬的吃下。盧師傅舀了碗湯給二毛, 二毛趕緊喝掉。盧師傅正要夾肉給三毛時,敲門聲大響,盧師傅搖頭說:「快吃吧,今天是最後一天⋯⋯」鐵門拉了開來!「就是這幾個人!」女人氣的說:「扮伙計來偷吃餐廳給員工的菜!」「香嘛!」盧師傅說.

#76 教育委员
 

「洪加男小姐,恭喜你當選教育委員。」

「多謝。」

「我不太明白,教育委員薪津微薄,你卻放棄高薪厚職,難道同錢有仇?」

「非也。如果你知道過去150年華裔移民在加國的黑暗歷史,便明白華人參政的重要性。如果過去一直有華裔聯邦議員,人頭稅及排華法便有可能不會出現。

為了我們下一代,你和我都有責任和幫一把的。有些東西比錢更重要!而我的目標是聯邦議員啊。」

#77 情牽拿瑙

 

太平洋,拿瑙。二十平方公里,人口五千, 擁有六架七三七。 三十五年前, 飛机等零件,我滯留七天。 他,任職銀行,挺不住寂寞,即將離開。她,選择放逐,接替他的工作。 同一酒店,我們成了朋友。 最後一晚,買了酒,沙灘上燒了堆火。談舊事, 说未來, 營火, 漆黑中燒;歌声, 夜風來摇。肩靠肩,都醉了。 機場, 六手相握, " 你們一定要回來看我!" 翌年, 收到拿瑙寄来的聖誕卡, 只有八個字: " 離海很近,離您很遠!"

#78 前县教育局长的自白

 

您问唐玛娅的事?

她是村小学教师,人称“一枝花”。小学校长请求县里拨款修教室,我就说叫唐老师来联系吧。

玛娅长得像莲花般水嫩,我对她说拨款没问题,但要让我身心愉悦,懂吗?

我们喝了酒,我也没强迫她上床,她很顺从,完事了我才发现她还是个处女。

谁知拨款到校那天,她就自尽了!这能怪我吗?

#79 轉身

 

一轉身,恐慌感迎面撲來。 就這樣,和他天各一方了。 曾經的纏綿悱惻,是如何消失的?在空洞無眠的夜裡,她輾轉想過,卻怎麼也給不出答案。 班機聲嘶力竭地咆哮,訴說著不甘心;時間與空間面面相覷,張狂大笑。 臨別前,他說,也許,再花一點力氣,日子可以重來。但她明白,再也不會一樣了。 異鄉冷洌的街道,陽光燦爛。而她住在這兒很久了,知道這裡的冬陽,總是騙人感情的。

#80 曾祖父

 

曾祖父生於1867年於中國,與加拿大有不解緣份。 年僅16的他,因經濟原故到加拿大做鐵路華工,工資是本地人的一半,即年薪$250。 鐵路建成,加拿大政府隨即於1885年徵收人頭税$50,並於1903年把人頭稅增加至$500,逼使這些鐵路華工離開加拿大。 1923年至1947年,實行了一條針對華人的「排華法」。有幸我這一代,才有機會回來加拿大,面對這一段不公平的黑暗歷史。

+4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