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28 餐会

 

年前公司聚餐,老板说要犒员工,给大家一个交流感情的机会。全体员工落座后,老板临时有事出去了,临走他让大家先吃先聊。老板走后,大家先是静坐,随后,便纷纷拿出手机,有给菜肴拍照的、有自拍的、有查看朋友圈的、有转发微信的,反正都在忙自己的。老板处理完事返回来,进门见大家都安静地低头跟手机互动,无奈地说:“散了吧,既然你们不需要交流。”大家面面相觑。

#29 錢包

 

玉梅來電話跟玉蘭說,她送的LV錢包壞了,想要拿去修理。 這個A 貨錢包是朋友送的, 她轉送姐姐 。玉梅不知真假,多年來珍而重 之。 玉蘭在跟男友“談判” ,心情壞透的她要把錢包丟掉。玉梅說:“怎可以有點瑕疵就要丟掉?”玉蘭和男友聽了這話,無語。 玉蘭帶著男友,把同款的真LV送給姐姐:“店家促銷, 可以用舊包半價換新包。”

#30 換季

 

「真的換季了呢,」我想,懶倚在沙發上望著沒拉上窗簾的外頭,還亮著的天,越來越長的日照低語著冬已慢慢遠去。 點開音樂而不是電視,我想現在的我承受不了太多的喧嘩。「可能愛停在風中,但三月過去了,別人都懂,我不懂⋯」張惠妹唱著,我聽著。曾經那麼滿心期待的春暖花開,現在也不再重要了。 知道嗎,你走後,我的世界已陷入永凍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#31 香烟盒

 

同時失戀的三友到一小吃店,點了食物後無聊地張望,鄰桌玩得很熱鬧,在抽一盒很小的日本香煙,走時留下了煙盒。
她們拿著煙盒一條條街走,一家家日韓店找,瘋狂地跑在午夜的紐約東村街頭,走了十幾家都找不到。
三人都不抽煙,但失戀那能没煙?一杯酒拿手,一枝煙放在桌上燒著,香煙繚繞,才下眉頭卻上心頭,她們那裡是在找香煙,只是想寻回像煙一樣飄走的爱情。

#32 意外

 

芳疲惫地回到家,放下文件,发现菜没有洗,衣服烘干没有晾,火冒三丈。明,你找不到工作就算了,连家务也干得这么没头没脑,她心想。无奈, 只能自己去地库晾衣服。突然吃了一闷棍,行将倒地的时候,才看见在角落里双手被缚的丈夫,顿时眼冒泪花。劫匪翻遍全屋,发现了客厅桌上的离婚协议书,理由是他已不再爱我。

#33 戒賭

 

清晨剛亮,亞牛未醒,朦朧中似有呼叫聲:“老公,你兩個月未給家用。”語帶憤怒怨氣。亚牛是信差。妻任職酒樓什工。育兩子兩女,入不敷支,靠借貸度日,還沉迷賭博,夫婦經常吵鬧。後經社工勸解,痛改前非,并發善心。某晨,“香港英皇御准賽馬會門前窗櫥突現標貼:“六合彩,六合彩,二十元,買好彩。一不彩,二不彩,三至六,無好彩。六合彩,萬人失落,數人好彩,懷希望,空等待,是奉獻是博彩?!

+20

+10

+10

+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