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68 好兄弟 五重奏

 

能車送我去機場嗎?今天,對不對?是。航機是什麼時候?四時三十分。現正一點鐘。是。我需要馬上來嗎?是。你真的是好運。我知道我好運。

我們所有人都需要幫助,今天我,明天你。好兄弟,你我彼此關心,我知道我好運。

=====

車我去機場嗎?馬上?是。你真好運。

今天你幫我,明天我幫你。好兄弟,彼此關心,我的好運。=====

馬上去機場?是。你好運。

好兄弟,你的關心,我的好運。

=====

馬上來。好兄弟,我好運。

=====

好兄弟。

#69. 兇手

 

又是一個無眠的夜。

妻子死去已一個多月了,他每晚

都是這樣坐着,等天亮,等奇蹟的發生。

彷彿若是他能堅持下去,終有一天大門會

打開,一切都跟以前一樣。兩口子仍是生活在一起, 她這天只不過是晚了點回來,甚麼都沒有改變⋯ 回憶,從中學時認識,一起上大學,再一同在社會上

打拚。結婚,買房子,一步一步走過來, 跟著便是添個寶寶⋯

天亮,寶寶醒了。他抱起殺掉妻子的兇手。

 

#70 错誤的彼此

 

他任職银行經理,她是秘書.擁有房子,宝馬,女兒,幸福富足.

八五年移民,抵加後,物業風起雲湧, 他们超額投入. 九一年樓市如山倒, 吃尽过度借贷苦果.

吵駡不断, 她棄女兒出走; 他, 破產離場.

穴居地庫,捱尽辛酸. 女兒唸了博士, 嫁了學者, 有自己的孩子,一家融融. 對他卻如陌路.

" 我一生犯了兩個錯誤: 移民加國和对兩個女人太好! " 說時滿眼淚光.

相約終老多倫多, 多麽错誤的彼此 !

#71 名畫

 

他默默地站著,連一點兒呼吸也不敢太著跡,眼前的名畫,由博物館高價收購,現作世界性巡迴展覽,第一站法國~藝術家滙集之地。

他一直熱愛繪畫,三十多年來畫作無數,但就如大多數的藝術家,潦倒窮困,有時就連買顏料的錢也付不出來, 他自負,但現實卻令他沮喪 ,結果迫得不應幹的都幹了。面前的作品究竟是証明了他的藝術天份,還是要配上名家的銜頭才有此機會?

#72 遲到

 

“ 小文, 你在那? 我們已經到了, 什麼? 你還在家? 我們明明約好了12點在咖啡店等, 現在已經一時多了, 咖啡都差不多喝光了, 快點過來吧!” 我一向都是一個守時的人, 但,但為何今天竟然...... 噢! 原來昨晚我沒有轉夏令時間. 為什麼要有夏令冬令呢,難道是希望一些守時的人體驗一下遲到的感覺嗎? 還是只是當年本傑明·富蘭克林給世人的一個玩笑.

#73 數塵者

 

一陣陣風雨吹襲著,荒蕪的土地。 呼呼的風聲,咚咚的雨聲一陣陣。終於風雨停止了。塵埃竟逐漸積聚為一個人形。 灰塵人對身上的灰塵感到好奇,開始數起來。 灰塵人:1,2,3,.....。 他為自己取了名字:塵灰執。 塵灰執:一定要數出來。 塵灰執:23833 34 5。啊!6,7,8.....。啊!是多少呢? 他懊惱得受不了!啊!發狂似的叫著。 風雨又來了,灰塵被沖散,塵灰執又變回泥巴。 泥巴笑了笑。

+30